2017斯特拉斯克莱大学暑期项目成果展示

 

 

斯特拉斯克莱德之行

——何晓海

这个暑假,我有幸来到了位于英国格拉斯哥的斯特莱斯克莱德大学,参观了其优美的校园风光,虽然紧凑却不失浓浓的学术氛围;参观了格拉斯哥的各大重要建筑以及城市周边的一些著名风景,感受了英国当地居民最真实的生活方式;参观了其最为出名的船舶海洋工程学院,与来自土耳其的学生一起体验了最真实的课程。

位于苏格兰西海岸的格拉斯哥及斯特拉斯克莱德大学的良好声誉已经为世人所耳熟能详——友好的城市、友好的大学。格拉斯哥位于苏格兰的中部,距离爱丁堡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到达欧洲其他的主要城市也只有一个小时的旅程,是苏格兰最大的城市。格拉斯哥设施非常现代化,以其新型的建筑、设计及美术著称,不同于爱丁堡的浓重的传统色彩。同时她又是苏格兰文化中心之一,有很多的传统文化活动都在此举行。在苏格兰有“声音之城”之称的格拉斯哥,孕育了很多著名的乐队,如Deacon BlueBelle &Seastian。在生活娱乐方面,格拉斯哥拥有从电影院至歌剧院,驻唱及乐队的酒吧等等供本地人及游客选择,格拉斯哥还有除伦敦以外最大的购物中心。

斯特莱斯克莱德的工程学院的所有专业在英国的官方评估中获得了五星,我们有幸参观了其中著名的船舶海洋工程系,其中先进的实验设备以及许多来自不同国家的留学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后面的讲座环节,更是体会到了老师严谨又不失诙谐的讲课风格,其中的一位较年轻土耳其的老师更是与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总之,这次斯特莱斯克莱德大学之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我将来的发展指出了一个良好的方向。我相信,有机会我会再来一次。谢谢你,University Of Strathclyde

 

格拉斯哥行

——杨文天

世界著名的旅行者攻略《孤独星球》中这样介绍到格拉斯哥:“在8月,整个英国没有比格拉斯哥更好的去处了。”日均10摄氏度的气温,阳光在云朵之间忽影忽现。时而凌冽,时而温暖的风,从大西洋西岸,夹裹着大量的湿气,从海面吹到陆地上。穿梭在维多利亚时期古典建筑排布出的街道上,一群群人穿着苏格兰特色的裙装,苏格兰长笛悠长,高亢的声响回荡在楼宇之间,直入人们心中。

这是我对格拉斯哥的第一印象。

克莱德河从城市中心的一侧穿过整个格拉斯哥,河水中夹杂着土壤中的有机质,显示出一种浅浅的半透明状的黑色。如同杜塞尔多夫穿城而过的莱茵河,又如同环绕巴黎的塞纳河一样,勤劳智慧的苏格兰人民也在克莱德河两岸架起了许多桥梁。从18世纪建造的钢架桥,到19世纪兴起的悬索桥,再到当代具有极简风格的新式桥梁,克莱德河沿岸的每座桥都有一种独特的风格。

对于格拉斯哥人民,克莱德河就像母亲河一样,但这条河的作用并不是为农业提供灌溉用水,而是为工业的发展提供了条件。格拉斯哥之所以能在上个世纪一度成为英国船舶工业的中心之一,就是依靠着在格拉斯哥附近入海的克莱德河。

河水在城市中缓缓流过,人们也都放慢了前行的脚步。虽然格拉斯哥是全英国第三大城市,但是穿梭在城市当中,并没有那种大城市的急迫感。格拉斯哥的感觉更类似于圣安德鲁斯一样,轻缓而悠闲。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当地人的生活节奏也如同缓缓的河水一样,缓慢,悠闲。格拉斯哥的纬度比哈尔滨还要高,在8月,每天早上4点多日出,直到晚上10点才日落。当地人的白天开始于上午10点,下午6点结束。9点出门,路上还是“晨练“的群众,最晚到晚上7点,大街上的商店就全部关门了。

英国人不急不慢的性格在这座城市里面展现的淋漓尽致。如果你一直找不到正好的零钱,公交司机可以在车站把整辆车熄火停在站台上等你,直到所有人都落座之后再发动汽车;景区里的售票员老奶奶会一遍一遍小声地向每一个购票的游客说明最近参观的注意事项,慢悠悠地为你寻找印有你国家文字的游览介绍。

每天下午的3点到4点,是英国人民的下午茶时间。大叔们喜欢来到pub,点上一杯苏格兰本土啤酒,随手抄起一份当天报纸。一会儿看看报纸,一会儿抬头看看电视,或者和坐在邻桌的熟客聊聊天。英国的“大妈“们则更加偏爱去茶馆,来上一杯英式下午茶,再美滋滋地配上一份甜点。哪怕是和下午茶,也要好好打扮一番。穿上一身素雅的衣服,涂上和年轻时候一样鲜红的口红,左手跨上一只手提包,右手执着一根手杖,头顶一顶带纱的帽子。一边与“闺蜜”聊聊天,一边翻翻最新一期的杂志。口渴了就抿一口奶茶,再来上一小块甜品。一个下午就这样悠闲地过去了。

英国年轻人的生活节奏与“中老年人“那种悠闲的状态是相反的。从第一天的晚上1830开始直到第二天凌晨400,无数的年轻人在散布于城市中各个角落的夜店中享受自由狂欢的生活。格拉斯哥的夜店在整个英国都是很具有特色的,很多人来到格拉斯哥也是冲着当地的夜店。当地对于酒精饮料的管理很严格,必要时必须出示证件才能购买酒精饮料。苏格兰出产的威士忌享誉全球,除此之外,当地的啤酒也非常好喝。

都说太阳是英国的稀客,但与其他城市相比,貌似太阳公公更佳偏爱格拉斯哥一些。当地朋友说,刚来的人出门伞一直撑着就好,前一分钟挡雨,后一分钟防晒。待了两三天之后我们发现,“正宗“的格拉斯哥人是不用伞的,下雨就戴上套头衫的帽子,雨停了就脱下。

古典与现代的融合,是当今欧洲许多城市常见的城市建筑风格。与之前去到过的巴黎、科隆、杜塞尔多夫类似,格拉斯哥市中心的建筑保留了古典的风格,但有时拐过一个街角就能看到一座极具现代艺术感的新式建筑。这种古代与现代风格的碰撞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想要在格拉斯哥开车,那必须得是“老司机“才行了。首先英国的右舵左行就让大多数人难以适应,其次格拉斯哥城区有很大一部分在山上,接近45度的坡,时而急转上坡,时而急转下坡,加上狭窄的街道,光是坐在车上就已经够刺激了,如果不是当地身经百战的“老司机”,还是用双脚丈量大地好些。

 

西行小记

——陈睿童

当荷航KL894航班的波音787-9呼啸着落地,意味着我们正式踏上了异国他乡的土地。凌晨4点的荷兰,天还没有亮,由于只是在这里转机,很遗憾不能好好欣赏这美丽的郁金香国度。三小时后,登上下一班飞机,跨越北海,前往最终目的地——格拉斯哥。

当飞机降到云层以下时,苏格兰风光尽收眼底。远离伦敦首都圈,远离伯明翰、曼切斯特等煤钢工业中心,苏格兰可谓是绿水青山,平原上散布着星星点点的集镇、村庄,山坡丘陵上是成群结队的牛羊,好一副世外桃源的模样。

当迈出机舱的一瞬间,温带海洋性气候就送来了亲切的问候,相比于国内动辄35度以上的高温,格拉斯哥的10度岂止是凉爽,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寒冷了。大家都互相调侃道,这是来避暑了。温暖的北大西洋暖流和盛行西风,给不列颠群岛送来了冬暖夏凉的宜人气候,形成了以小麦种植为主的农业结构;也送来了丰沛、四季均衡的降雨,使各种牧草生长旺盛,形成了以牛羊养殖为主的畜牧业结构。

在苏格兰生活的两周时间里,降雨往往成为了一个头疼的问题。天气阴晴不定,头顶就悬着积雨云,不下雨的时候,阳光普照,一件薄外套即可,一旦下雨,气温下降,得裹上羽绒服。正宗的格拉斯哥人早已习惯,下雨就把帽子戴上继续走路,雨停了就把帽子摘下来,基本不打伞。

格拉斯哥是英国第三大城市,主城区布局在克莱德河两岸,整个大格拉斯哥地区位于克莱德河河口地区。依靠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格拉斯哥凭借造船业在工业革命期间发展起来,所生产的船用蒸汽轮机销往世界各地,河畔的造船厂为全世界生产着各型船舶。二战后,随着英国制造业的衰落,格拉斯哥的造船业也一蹶不振,随着撒切尔夫人的改革,去工业化的进行,克莱德河上再也没有繁忙的航运,河畔的造船厂也悉数关闭。很多工人失业,讨厌撒切尔夫人,据领队的留学生学长说,撒切尔夫人去世时,有一些市民在庆祝。

现在,格拉斯哥已经发展为以金融业、服务业等第三产业为主导的城市。市中心乔治广场附近,交错而密集的购物街道,使格拉斯哥成为英国最大的购物中心。如果说,市中心的繁华代表了现在的格拉斯哥的话,那么克莱德河沿岸一排巨大黝黑的系缆桩和被保护下来的唯一一台巨大起重机,则在向人们无声的诉说着,曾经那段辉煌的岁月。

全世界人都知道,英国人是出了名的不会做菜,唯一拿得出手能叫菜的,恐怕也就只有炸鱼薯条。快餐店里有,放在一次性饭盒里,作为工作餐。酒吧、咖啡馆、高雅的饭店里也有,装在白色瓷盘里,作为主菜。薯条硕大,外焦里嫩;新鲜的鳕鱼肉嫩无刺,裹粉下油锅炸的金黄,配上一勺传统的酸甜酱,挤上柠檬汁,既可在路边长椅上大快朵颐,亦可在烛光下细嚼慢咽。

红茶是英国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哪怕是战场上的大兵,每天的口粮中也会包括红茶。周末从爱丁堡的亚瑟王座山上下来,已是下午四点,正是英国人喝下午茶的时间。找了一家茶馆,我和其他三人坐满了一张圆桌,其他人和一位英国老奶奶拼了一桌。在老奶奶的指点下,他们在红茶里加奶加糖,给蛋糕抹奶油、芝士,喝了一次正宗英式下午茶。邻桌的我们四人一脸懵逼,点了壶红茶,配着柠檬蛋糕,坐在窗边。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晒着难得的午后阳光,喝着原味红茶,体验着英国下午的慢生活,好不惬意。

苏格兰国菜——哈吉斯,用羊肚灌满各类羊杂烹煮而成,羊膻味估计不能接受,终究没敢尝试,成为此行的一个遗憾。

除了以上的三样东西,英国最火爆的餐馆,基本都是意大利披萨、西班牙海鲜饭、印度咖喱和中国粤菜川菜等,还真没见到哪家餐馆挂牌专卖英国特色菜的。因为英国人是真不会做菜。

苏格兰作为英国四大组成部分之一,有自己独特的民族风格,其中最具特色的莫过于苏格兰风笛和男人们的格子短裙了。男人穿裙子是苏格兰自古以来的习惯,乍一看觉得奇怪,事实上,西装短裙配长筒袜皮鞋才是苏格兰男士的正装。还有一个小秘密哦,苏格兰男人穿短裙是不穿内裤的,否则会被认为懦弱。

在格拉斯哥的两周恰逢国际风笛节,风笛尖细的声音在鼓乐队大小军鼓的衬托下,整日回荡在城市上空。戴熊皮高帽,穿制服和格子短裙,配上长筒羊毛袜和皮鞋,抱着风笛,这一经典的士兵形象,应该是所有人对苏格兰的第一印象吧。

在英国的两周里,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英国人。行走在城市大街或者是高速公路上,从来听不见鸣笛。英国司机行驶时基本不会随意变道,从圣安德鲁斯回格拉斯哥时高速公路堵车,没有车开上应急车道,也没有车因为旁边车道的车流较快而随意变道,一直井然有序。第一天尝试公交车,不是很会买票,司机师傅就停在那里解答我们的问题,帮我们买票。在镇江的话,多问一句司机都会很不耐烦的。

最令人震撼的,是对于残疾人的关怀。公交车底盘和路牙一样高,司机总会把车贴近边线停,轮椅直接就可以推上车。并且,车中部有很大的空间没有座椅,是专门为残疾人轮椅考虑的,同时也考虑到婴儿车。各个建筑、甚至克莱德河畔作为旅游景点的船上,都设置了无障碍小电梯,方便残疾人上下楼。

市中心的步行街上,每天都有不少乐队或者个人在卖艺,你可以支援他们一些零钱也可以花10镑买一张唱片,他们靠本事吃饭,挺令人尊敬的。相反的,也有不少有手有脚、穿着不算破旧的年轻人,拿着个纸杯子就坐在地上伸手要钱。看来,大英也是有骗子的。

最后得说一下组织此次夏令营的英方学校——斯特拉斯克莱德大学,虽然与同城的格拉斯哥大学相比名气、实力弱了点,但这所学校的商科和工科都是英国名列前茅的,随着格大的船舶专业并入了这里,船舶学院的实力也不容小觑。学校位于市中心,到乔治广场仅需十分钟步行,交通便利,买东西方便。宿舍是六人套件,有两卫、两浴,一厨、一厅,住宿环境很好,两周里吃饭基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还省钱。这样的宿舍硬件,国内绝大部分高校都难以达到。

在几天的课程中,有院长、教授们的学术讲座,也有博士们简短的课题分享,虽然很多专业知识没有学到,听的晕晕乎乎。但是,还是了解了很多专业研究方向和未来的发展方向,算是开阔了眼界,以后肯定也会用上的。

学校的流体力学实验室,或者说是水池,十分现代化,都是自动控制。我们学校的虽然也很大,但是横跨水池的桥,还需要人力推动。希望在建的新校区能够新建一个水池,自动化程度能高一些。有一天的课程安排了船模制作和竞速、运货,玩的挺开心。

这次行程还参观了格拉斯哥大学和圣安德鲁斯大学,发现这三所大学没有富丽堂皇的大门,更没有围墙,校区就融在城市里,通过楼表面的学校标识来判断。乡村小镇的居民住宅也没有高墙,最高也就一米六左右,更多的是一堵矮墙上种着绿色带刺灌木,从外面就可以看到里面的院子。

总结一下这两周,并没有学习到很多专业知识,更多的是感受、体验英国的社会、生活、历史,开阔眼界,切身去感受这个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西方的月亮不总是圆的,英国也有不少不如人意的地方。中国人经常批判自己的“中国式过马路”,但这两周我也没见多少英国行人等红灯啊。铁路、道路等基础设施相比中国差不少,从格拉斯哥到爱丁堡,中国高铁只要20分钟,英国火车开了整一个小时。

怎么说呢?大英和大中华各有国情在此,中国人口多,生活节奏快,以第二产业为主导;英国人少,生活节奏慢,去工业化,以第三产业为主。我总觉得,中国近些年的快速发展,就像是英国一百年前两次工业革命时的快速发展,盛极而衰,希望国家在经济转型上能做好。船舶行业的近十年的低迷已经敲响了警钟,我们不能步英国的后尘啊。

 

 

在格拉斯哥的学习

——宋旸

既然是去斯特克莱德大学交流,那么学习船舶相关知识当然是必不可少。同时,学习也可以是广义的,在这里我将从这次活动中get到的新技能,都称作为学习。

第一天,和来自土耳其及中国其他学校的学习船舶的小伙伴见面,破冰交谈以后,英国的教授就开始让我们做一个小游戏:用意大利面和棉花糖,做出一个结构,可以支撑起一个巧克力蛋。评判标准是,结构越高,得分越多。大家搭出了各种各样的结构,我们组利用三角形最稳固的原理,所有机构基本都是由一个个三角形构成,虽然很费材料,但是我们还是认为保险点较好。最终我们组搭出的结构最高,也应该是最稳固的了。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去亲自实践,去改进,去讨论,再完善。感触颇多,真是“绝知此事要躬行”啊。

第二次合作实践的愉快经历,就是制作船模了。我们组还是觉得谨慎的设计比较好,于是放弃了用硬纸板做纺锤形的船底,而是做成了平底。而且为了防止动力不足,导致船速过慢,便制作了一艘小小的平底船,很显然,不能在比赛中取胜了。不过结果并不重要,很开心看大家做出的各种各样的船模,很有个性。最后大家的笑容都很美。

除了制作结构物和制作船模外,我们还去了河岸运输博物馆,去大船上了解了船的舱室布局。船很大,游客也很多。船的布局和实际的船很相似,还有很多关于航海的知识。我们同行的小伙伴还学会了打水手结哦。

当然,除了亲自去实践,去大船上感受。上课也是必不可少。英国的老师和中国的留学生都为我们讲解了关于船舶各方面的知识。

在斯特克莱德大学的学习与在苏格兰的生活经历,都在记忆中闪光。如果有幸来这所大学深造,便是再好不过。